沃茲尼克,給年輕工程師的五個忠告

忠告一:從「what」創新,不斷解決問題

Q:從工程師的角度出發,可否請你先談談創意來自哪裡?你有什麼不同的領悟嗎?
A:創意有不同的層次。以工程師和發明家來說,兩者之間是有所區別的。發明家常常獨自工作,只想埋首實驗室,天馬行空,鑽研自己的奇想,最好不要有人插手,告訴他應該怎麼做。

他們通常沒有龐大資金挹注,他們只用很有限的預算,來讓自己的點子成真。但是,工程師通常都身處於企業的藩籬內,他們得替目標明確、為公司賺取利潤的專案負責。在計劃執行之前,工程師最直接反應就是「how」,我怎麼來做、要花多久時間;但作為一個發明家,我最先想到的是「what」,我想要做出什麼是以前沒有的東西,然後再摸索方法。

對工程師來說,專案就是一連串精準的步驟,一旦知道怎麼做,計畫完成就只是早晚問題,其中「解決問題」的能力,是工程師最大的價值。你常常可以看到很多聰明的工程師,待在公司直到半夜,就是為了要找出程式中的錯誤,或是計算出錯誤。那種成就感是,天呀!我這麼努力工作,我這麼用心,終於讓我解決這個問題了!

忠告二:要成為工程師中的藝術家

Q:你認為工程師背後最大的動力來源是什麼?
A:工程師的動力是:你知道你這方面很行,能解決問題,靠自己的能力獲得應有的評價,靠自己的思考和實踐,而產品本身,是設計的一部份。

有些工程師,尤其是發明型的工程師,他們其實是藝術家。他們覺得,人們會看著他們發明的產品來判斷他們,因此產品必須完美無暇, 因為產品是工程師靈魂的一部份,就代表發明家本人。

工作的驅力是來自於,你發自內心想做出這個產品。如果這是你老闆上司的點子,就不如是你自己的點子來得有動力。有些大公司就允許最基層的工程師,自己探索有興趣的點子。在美國,大概二十位工程師中有一位發明型工程師,像藝術家一樣要求完美,每一行程式、每一顆晶片都不浪費,追求純粹、合諧。

舉例來說,當我設計磁碟機時,我發覺只要設計上做一些小調整,在電路板上就只需要鑽五個孔,而不是八個孔,沒有人做到,但是我做到了!當然,發明型工程師是稀有的,而且要看公司環境允不允許。

不過,有些工程師回家後,繼續埋首設計音響、電腦介面,純粹只是為了好玩,結果是,往往你為自己興趣而工作的投入程度,往往比公司交派的任務還要深。

忠告三:親力親為,創意才會完整

Q:科技日新月異,身為工程師該該如何抓住脈動,做出最好的創新?
A:今日的科技產品十分複雜,你可以很輕易將不同的裝置放到一個產品上;比如說MP3播放器、照相機、GPS、基本電腦功能,很多不同的大公司都專研各自的專業、開發各自的技術,但最後這些技術會被整合到一個產品上。

在切割步驟、高度分工的環境裡,想要辨認下一個關鍵科技是比較困難的。因為,即使你掌握了自己的專業,你對整體的產品卻沒有一個想像,不知道自己所開發出來的功能最後會變成什麼模樣。

因此,我認為,真正創新的科技會來自小公司。像蘋果初創時,我們只有一小撮人、少許的資金,我們傾全力開發當時沒人看好的產品,人人親力親為,我們自己倒垃圾、接電話、買零件、設計電路、寫程式,我們全部自己來,當你自己一人完成所有的步驟,每一塊拼圖都拼在一起時,完整的想法就會浮現,這種「完整性」,是卓越產品的誕生地。

忠告四:為了「興趣」設計產品,而非單為市場

Q: 追隨市場和開創市場的兩類工程師,最大差別為何?年輕工程師又該如何創新?
A:這很難用語言描述,這是一種感覺。當你在一群工程師之間,他們興奮地向你展示他們的開發成果,這是一種很棒的感覺,這就是可以開創市場的工程!曾擔任蘋果十年的CEO John Sculley,他就相信菁英主義。

他會讓傑出的工程師自己有時間、資金去做任何他想做的產品。管理階層可以將探照燈打在幾個優秀的發明家工程師身上,並且信任他們。不過當然,只有少數的工程師可以成為發明型工程師。

另外,即便是任職於企業的工程師,你還是有機會創新。你可以完成公司交付給你的工作後,回到家繼續獨自工作,開發你想要做的任何產品,而且一旦你有了成果之後,你還是可以繼續向公司展示。

以我自己設計蘋果二號的時候,我還在惠普工作,我多希望惠普能製造蘋果二號呀!惠普等於是我的家人,但是他們並不想,所以我就跟史提夫.賈伯斯 (Steve Jobs)創辦蘋果。我在惠普並沒有足夠份量說,我想要親手造出蘋果二號,也不想讓惠普的技師覺得自己無用。但是,只有自己獨立工作、親自完成所有步驟,才能得到回饋。

忠告五:敞開心胸,面向自己內心的想法

Q:可否談談企業主管應該做什麼改變,孕育更多創新的可能?
A:首先,公司的領導人必須對基層員工敞開心胸,尤其多聽聽工程師的心聲,即使他們的點子很彆腳,還是跟他們當朋友,更不要只向一小撮管理階層諮詢,什麼會是公司下一個旗艦產品。

另外,讓工程師更有參與感,讓他們覺得他們是產品的幕後功臣。現在的情形是,十個工程師做一個計畫做了兩年,終於推出成果,但管理者拿走一切功勞,工程師只擁有後排的席次,並沒有得到該得的尊重。

我在電腦界仍受尊敬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我自己獨立完成所有的工作,軟體、硬體全都自己來,很少人獨立設計出一台好用的電腦。今天,要幾百位工程師才開發出一台新電腦,因為其中涉入的資金、公司規模都比以前大上許多。

我和賈伯斯在二十多歲時就創辦公司,沒有商業學位、沒有生意經驗、沒有錢,我還得賣掉我當時最值錢的資產,惠普六十五型計算機,來買蘋果電腦需要的印刷電路板。我們只是相信自己,我們有一些想法,一旦一個想法可以付諸實現,就可以往下一個更高的目標前進。

Q:你如何看待工程師和管理者之間的衝突?
A:我希望避免。在惠普,工程師常常有點子,行銷人員卻會常常取消我們的計畫,許多決定都是政治的,但工程師不搞政治,我們常常將自己放在和公司對立的位置,「我們」對抗「公司其他人」。

當我設計蘋果二號,我是完全獨立自主,沒有人告訴我應該如何做,根本沒有管理階層參與這一回事,有了蘋果二號後,我們才創辦蘋果。隨著公司成長,公司開始有了管理階層、行銷部門,工程師得花時間寫一堆報告,好讓別的部門知道工程部門的工作。

我只想要寫程式,如果有好功能就直接加進來,我是比較發明家型。大公司裡的工程師,無可避免都要做很多報告、符合公司工作流程,這就壓縮了許多創意空間。在體制內企業可以做的,是要去辨認出少數發明家型的工程師、藝術型的工程師,讓他們成立特別小組,供給資金,放手讓他們去嘗試嶄新的想法、嶄新的產品。

顧客永遠比科技重要
Q:什麼樣的價值觀讓蘋果成為世界級的創新公司?
A:顧客永遠比科技重要。史提夫從第一天就瞭解這一點,有部分原因是因為我技術優秀,他就負責挖掘顧客需求,他很早就懂得要求風格、外觀、美感。他也對新科技十分敏感。

Q:最後可否請你談談為什麼賈伯斯可以如此成功?
A:他是掌控一切的人。他是非常聰明的,懂得人的需求,史提夫會抽時間去散步,釐清所有的問題和解決方法,在謎題出現之前他就已經解出答案了,他幾乎從不出錯。

他會欣賞簡單而能做更多事的設計,也很懂得欣賞人生裡的自然元素。比如說,他總是說滑鼠握起來就要像溪中的鵝卵石。我永遠沒辦法成為賈伯斯,因為我不想對別人無禮、傷害別人,我知道我永遠也無法開除一個人,我也不想掌控一切。

所以我很早就決定,我一輩子都要當工程師。有人說過,初創一個科技公司,你需要三個人,一個是工程師、一個是行銷人員、一個則是掌控一切,負責命令其他人的強人。他可以是那個強人,也可以三者兼備。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