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爆笑的TAXI 經驗

晚上在西門町玩的太晚…

要坐10:36 分的阿囉哈去台中…

結果我 10:22分才要從西門町離開…迅速的攔了一台計程車以後…

一上車就說…"不好意思,我要趕 36分的車,可以麻煩開快一點嗎?"

只見這計程車司機冷冷的說…"我之前為了趕時間撞死人,剛被關了九個月出來,

你還要叫我開快一點??"

(身為一個流氓,他說的當然都是台語,不過為了方便,以下我都盡量翻成國語)

我當場楞了一下,再仔細的端詳他…

發現他頂著一個小平頭,戴著粗粗的黑框眼鏡,右手一邊放在排檔上還一邊拿著

個佛珠數啊數,嘴巴和牙齒似乎也因為嚼了太多的檳榔而發紅骯髒,

ㄇ的… 根本就是個黑道老大嘛!!

沒辦法,車子都上來了,總不能說"對不起我上錯車"吧 ….

於是,我一邊聽他講著他以前參與過的搶銀行和擄人勒索,一邊咒罵著自己的不幸 …

不過,他雖然剛撞死人被關出來,卻一點也沒影響他為客人飆車的決心,

只見他喇叭猛按,紅綠燈頓時成了裝飾品,中華路變為公主道,

他油門踩的越大力,右手的佛珠就轉的越快,我的心也跳的越快 …

突然,一台計程車擋在我們前面,他下意識的按了兩下喇叭就加速超車,

想不到對方竟然不減速也不讓路,害我們差點去分隔島親電線桿。

只見他打開窗戶,大喊著"按陰陽腦依歪 (經馬賽克處理)"一邊還死瞪著對方的司機 ?

巧的是前面就是紅燈,兩台計程車就這樣平行的停在旁邊,

他想都沒想就衝下車,猛敲對方的玻璃,叫著.."林北剛剛按喇叭你是沒聽見喔 !

害林北差點撞到你你知不知道 !"

當然,中間還有問候對方的老媽和歪掉的下體,對方的司機也不甘示弱的準備拿出

無線電"烙兄弟"

而我在他準備去後行李箱拿開山刀幹架時看看手錶 ….

媽呀! 已經快30分了! 而離搭車的承德路還有一大段距離..

經過大約兩秒鐘的思考與觀察後,我發現路旁還有別台空計程車等著載客人,

於是快速的跳下車,為了生命安全和不等人的阿囉哈,伸手準備拿行李投向

別台計程車的懷抱。

想不到對方的計程車司機一看我跳下車,竟然就鼻子摸一摸的龜回他的車上去
(註:本人身高 186,不過愛好和平 )

這位流氓大叔看對方無意繼續吵下去,很滿意的叫我回車上,

媽呀!我一隻手還在車裡準備拉出行李勒!不過為了我的生命安全著想,

我還是乖乖的回到他的車上 …

一上車,他的態度出現了180度的的大轉變,

面帶笑容的跟我說"少年ㄝ,你不錯嘛! 看我跟對方吵架還會跳下車要幫我,

現在的社會,這種年輕人不多了!"

接著把計時錶按掉,說這趟不跟我收錢!

然後一邊感激的跟我握手,還問我是混哪裡的,我跟他說我只是個學生,

他就說"那你以後出社會一定會很有出息的 !"

在這麼一段波折之後,最後終於到了承德路的阿囉哈總站,

我看看手錶….握的天! 才 33分! 扣掉他下車吵架的一分鐘,

他在車子和紅燈不少的情況下,從西門町開到承德路只花了十分鐘!!

說真的除了恐懼感之外我還是蠻感激他的,於是還是想掏個一百塊給他,

不過他一邊推掉我的錢,還說 " 是兄弟就不要這樣!"(誰跟你是兄弟啊…= =)

好吧! 盛情難卻,我很有誠意的跟他握握手說再見後,等了幾分鐘,

終於坐上了往台中的車 …….

我想,這應該是我這次寒假最難得的經驗了,如果被他發現我其實是要

拿行李烙跑的話,應該會被他用計程車輾死在台北街頭吧…….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