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弊,坐以待斃!

這是曾經發生在某專校護理科的一個故事,掩藏著令人心痛的嘆息……

這一堂課,丁班的護士們正在考試。
童老師踏進教室的那一瞬間;正有兩、三個紙團從不同的角落飛出。也有幾個面帶笑容的同學拎著考卷側坐向後,藥理課本正安穩的躺在桌上。
  
鬧轟轟的教室,竟能頓時就安靜下來;童老師的臉沒有結冰,卻帶有十分嚴肅的冷凝。
再一次,又再一次的見到這樣的情景了。需要再用多氣憤的語氣?還是多嚴重的責罰?她想過了許許多多的辦法,只希望能改進這種無可救藥的作弊風氣。

作弊的同學得取高分,吃虧的同學視若無睹;這種狀況已然持續太久了,處罰,似乎已經無法達成任何的效果。 或許讓她們警覺到什麼才是真正重要的,會是最好的方法。
  
剛才幾位作弊的出來;我都看到了,自己承認,妳們也該都不怕承認了。接著有七、八個收起笑容的女孩極不情願的走了出來,陸陸續續,就是三三兩兩滿面不屑的傢伙夾著考卷走來,一共十九個。很好,比上次多了兩個。她抿了抿嘴,沒有再多的責罵。 還有誰不出來,大家都心知肚明;沒關係,今天,我打算帶妳們去醫院。妳們可以抱著稍微輕鬆一點的心情,因為我們今天去仁愛醫院; 不是要去實習,是要去看一位病患,她是妳們的學姊。她現在長期臥病在床,至於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會在車上慢慢告訴你們。
  
上了車,大家沒有實習的緊張,卻也沒有郊遊的興奮。電視機裡頭沒有老土又嘈噪的卡啦OK,甚至連司機的音響都沒有開。大家都在思索著學姊可能發生的事;難道是摔斷了腿?莫非成了植物人?這個胡思亂想的時刻,竟連老師都沉默不語;這種神秘感,幾乎令人窒息。
  
誰說說看,學姊得了什麼病?從剛才出列的人開始發言,答對的不處分。她們的想法很多,普通的包括車禍、植物人,甚至有人想到AIDS、漢他病毒。很遺憾的,十九個學生之中竟沒有一個能答出正解。 既然沒有人猜中,明天中午這十九個人陪我去整理藥品室。而現在呢?就讓我來告訴大家整件事的經過。
  

她緩緩走向前頭,小噪音也逐漸消失。這個學姊──她叫雅芳──已經待在醫院裡三年了。童老師輕嘆了一口氣。當年她專五,要考二專了。全校的師長都看好她,以她的成績是能考上好學校的;沒有人料得到,在這最後的五個月,出了這麼嚴重的事。
  
那一天,雅芳的母親想在考試前帶她去鬆弛一下,於是雅芳、她的母親和幾個阿姨、叔叔,去了雪山遊玩。他們好開心的玩了幾天,在山頂,飄著小雪,很是漂亮。只是沒有想到這個人為不可抗的因素,在六天後無聲無息的來臨;這個意外,就這麼悄悄飄落在白了頭的山林裡……
  
每個人都豎直了耳,睜大了雙眼,吞了口口水;不光是那十九個女生,更是全部的人。童老師的神情和不時揚起的雙手,彷彿在敘訴一個家族的傳說;坐著的四十來個專三生,不由得專注起來,一點點噪響也沒有。六天後,有一到冷鋒下來。雪山上包括雅芳九個人,都錯估了它的威力;連續三場的暴風雪,迅速的覆沒了每一棵針木。天冷了下來,雅芳的叔叔竟因為不能適應,氣喘發作。在無人的雪場裡,他因為呼吸不過來;倒在皚白之中,雪毯罩在他的身上。在大家終於找到他的時候,也只剩下一口氣了。正當大家手足無措之時,雅芳的媽媽響起自己擁有一個護專資優生的女兒,連忙跪了下來;
  

她說:「妹妹,妹妹我求求妳,快救救妳Uncle,快!求求妳救救他!只有你了…」她聲淚俱下的哀求,或許是極了吧!就這麼倒在雅芳腿上,Pass Out。雅芳慌了,這比任何一次考試更令他心慌;她從剛才就一直在想著:會不會有人找我急救?我要不要幫忙?Uncle會不會就這樣死在自己的面前?她再也忍不住哭出聲來,眼淚就從眶裡筆直的落下;「我根本什麼都不會啊!我…我…我的成績都是騙來的呀!我不會緊急救護、我不會CPR,我…我什麼都不會阿!」
  雅芳哭喊著,似乎天地都在她眼前崩塌圮毀。
  
一直到救護車到來之前,雅芳都坐在雪地上喃喃自言的說著: 「我什麼都不會,我是騙人的…我什麼…什麼都不會…」
後來他的Uncle還是就這樣去了,就在她無助的眼皮底下。
正因為她五年來輕鬆自在的玩樂混過,只是無所不用其極的作弊;她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的結局:害死了叔叔,甚至差點害死了她的媽媽。媽媽暈倒在自己腿上的那一幕,她永遠、永遠也忘不了。
  
童老師說得激動,眼淚不知道什麼時候落了下來;吸了吸鼻子,接著說道。 回到家之後,雅芳每晚都從惡夢裡驚醒、每夜都在床舖上翻滾,都是一次又一次的,聽見她哭叫著:「都是我的錯、都是我,是我害死的…」
她對自己極度的自責;曾一夜,她以自己的雙手抓髮尖叫,再後來,終還是瘋了。
  
車子停了。停在仁愛醫院的門前。同學們有的掩住鼻息、有的紅起眼眶,一一下了車。
童老師拭乾了淚,說:「走吧!現在讓我們去探望雅芳──我的寶貝小妹。」
  -------------—-
    
這個故事我只聽到這裡,至於他們是否依然作弊,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聽過這故事的人,只要還有血肉,總會有所反省的。
如果童老師用盡了方法,還是沒能讓她的學生們動衷; 我並不期盼一篇廢話能改變什麼。
  

會寫下這篇文章,不想陳腔老調的去問各位作弊是為了什麼?
當然,不外乎是為了掠得高分、圖求獎學金,爾或是貪玩混吃數年後的應對方式。
但是我總喜歡把問題歸回到根本上去看;真正該思考的,是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成績?亦或是獎學金?這些東西,其實都附屬於考試之下。
如果不喜歡考試,這些東西又怎能說得上重要?
看回原點,先讓我們看看考試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不是簡單的兩三個紅色阿拉伯數字,更不是幾位數的白花銀;
  

考試,不過要各位花心力於屬於你的領域知識。
無論今天你是身處於動輒一條人命的護理科系,還是小有專業程度的系別;
總歸你的每一次考試,都是在你的專業領域裡下工夫。
你們讀的一字一句,都將砌成你所選擇的寬廣之路,走向未來的生存之道。
或許這是一輩的子,或許未來的你都將靠著腦裡的這些專業過活;
為什麼能夠放棄這一次大好的學習機會,以作弊來坐以待斃?
  

再說各位所選擇的大道,無論是護理、是設計、是資管、是幼教,當初是否都懷抱一份熱誠 (至少擁有一份理想or興趣) ?既是如此,又怎能以作弊來應付自己的期望?

真正對不起的不是哪個老師、哪個教授,正是你自己啊!!
  
若是今天,我們能夠一起站在早已絲髮稀疏的雅芳面前;
或許她也會用最後一絲枯竭的嗓音告訴我們:如果可以回到當初,
她會以荒度於病床上這些光陰的十分之一,取代無可彌補的行為……
  
  *感謝網友Mu nung提供並託文*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