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Richard Stallman:學校教育應只用自由軟體

http://www.zdnet.com.tw/news/software/0,2000085678,20129446,00.htm?feed=RSS:+CNET%A5x%C6W+-+%B3%CC%B7s20%ABh%B7s%BBD

被譽為自由軟體之父的自由軟體基金會創辦人Richard Stallman上週在台灣發表兩場演講並接受本地媒體訪問,他除了談到網路應用軟體違背自由精神,也認為學校教育不該採用專屬軟體。

ZDNet統整其演講與專訪內容,以訪談型式整理如下:

問:您相當堅持GNU/Linux與Linux,或是自由軟體與開原碼軟體的差別,並要求每一個和您對話的人使用GNU/Linux,為什麼如此堅持用字?

答:不同的字詞代表不同的意義,也會因此影響人們思考的方式。歷史已經告訴了我們自由是很容易受到威脅的,除非我們努力去捍衛它。

為了要捍衛自由,我們必須要先了解自由的價值,要能了解自由的價值,則先得了解它的意義。

幾百年來關於人權的討論、爭取人權的例子,大家都已經很熟悉,但電腦軟體不過是這幾十年來的事情,對於結合軟體與人權的辯證卻非常少,因此我才設法去定義出了自由軟體的四大定義,讓眾人能夠在使用軟體時,也能知道自己的人權與軟體的關係。

但大多數的電腦使用者卻根本未曾聽聞過這些論點,因為我們的社會根本未曾開始這一場辯證。多數人一開始接觸電腦時用的就是專屬軟體,他們也因此視專屬軟體為理所當然,也因此認為專屬軟體具有倫理道德的正當性。

因為他們多數人不像我曾在1970年代麻省理工學院的實驗室中,體會過自由軟體、自由的作業系統的好處。

因為未精確要求字詞的使用,讓我們在推廣自由軟體的道路上面臨了障礙。當我們在推廣GNU作業系統時,很多人認為那就是Linux,且是出自Linus Trovalds的願景。

但Trovalds從來未同意自由軟體的精神,他贊成某些自由,但純粹是為了工程的目的,為了讓軟體更強大、更可靠,而非身為一個公民應有的價值觀。

於是當人們認為GNU/Linux應歸功於他時,不只會去向他尋求工程的意見,還包括道德上的意見,但他根本就不支持這一點。

也因此不同意我們觀點的人,後來便轉向開原碼(Open Source)陣營,僅強調工程性的優勢。但我認為,自由軟體應該是道德的問題,這世界上有些事,比更強大、更可靠、更方便的軟體還重要。

問:採用不同的字詞有助於解決這個問題嗎?

答:是的。當然你可以向你的朋友解釋GNU/Linux和Linux的差別、告訴他們自由軟體的四大定義是什麼,但那太花時間了,光解釋可能就要花掉10分鐘。

或許你太忙了,沒有10分鐘,但你可以用GNU/Linux這個字眼,這只要一秒鐘。你不必解釋我們的哲學,但這一秒鐘,有助於讓我們去向其他人解釋我們的哲學。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