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困難時的人生至理

1980年,大衛在美國阿靈頓商學院讀書。他的大學生活,主要靠父母按月寄來的那麼一點錢來維持。
不知怎麼的,家裡兩個月沒給大衛寄錢了。大衛的布兜裡只剩下一枚硬幣了。
肚子咕咕直叫的大衛走到電話亭旁,把所有的錢也就是 那小小的一枚硬幣投了進去。

「喂,你好,」電話接通了,千里之外的大衛母親說話了。
大衛帶著哭腔說:「媽媽,我沒錢了,現在餓得慌。」
大衛母親說:「親愛的孩子,媽媽知道。」
知道了為什麼還不遞錢?
大衛剛要把這個疑問怒沖沖地向媽媽說,忽然感到母親的話音裡有一股深沉悲涼的味道。

大衛預感到不妙,他 趕緊問:「媽媽,家裡出什麼事了嗎?」
大衛母親說:「是的,孩子,你爸爸得了重病,已經五個月了,不僅花光了所有的積蓄,而且由於患病導致工作沒了,家裡唯一的經濟來源斷了。
因此,這兩個月沒給你匯錢。媽媽本不想告訴你,可你大了,應該自謀生路了。」
大衛母親說著說著,大哭了起來。

電話那端,大衛也「撲嗒」、「撲嗒」直掉眼淚,心想:看來自己必須輟學回家了。

大衛對母親說:「媽媽,你別難過,我現在就去找工作,一定養活你們。」
殘酷的現實把大衛擊暈了。還有一個月,這個學期就要結束了,
如果能有十塊八塊的錢,大衛就可以熬到暑假,然後利用兩個月的假期打工賺錢。
可現在一分錢也沒有了,必須退學了。大衛和母親說「再見」掛掉電話前的那一刻異常難過,因為他的學習成績很棒,並且他很喜歡阿靈頓商學院的學習生活。

掛斷電話後,公用電話傳出一陣噪音,大衛驚喜地發現許多硬幣從投幣口湧出。
大衛高興壞了,伸出手去接那些錢。

如何去對待這些錢?大衛心裡直犯嘀咕,留給自己用吧,完全可以,
一是沒人知道,二是自己確實很困難。但考慮來考慮去,大衛覺得不該據為己有。
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爭鬥後,大衛把其中一枚投進公用電話,撥通了電話公司的服務電話。
聽完大衛的訴說,服務小姐說:「錢屬於電話公司,所以必須把它們放回去。」
掛掉電話後,大衛就把錢幣往回投,可一遍遍地把錢幣放回去,公用電話就一遍遍地把它們吐出來。
大衛又給服務小姐打去電話,服務小姐說:「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現在就請示上司。」

孤獨無助的大衛在電話裡透出一股淒涼,服務小姐強烈地感受到了,她覺得電話那端一個品行優良的陌生人需要幫助。不一會兒,服務小姐把電話回撥到這部出了毛病的公用電話。
她對大衛說:「我請示了上司,上司說這錢送給你了,因為我們公司現在人手不夠,不想去為了幾個美元專門派人去取。」

「呀!」大衛高興地跳了起來。現在,這些硬幣光明正大地屬於他了。
大衛蹲下身來,認真數起來,一共9美元50美分。這些錢足夠大衛支撐到暑假打工領到第一筆薪水。
往學校走時,大衛一路笑著。他決定用這些錢買點兒吃的,然後去找份活幹。

轉眼暑假到了,大衛找了份清理百貨倉庫的工作。那天,大衛找到百貨公司老闆,跟他講了公用電話的事和自己找工作的想法。

百貨公司老闆告訴大衛隨時可以來上班,不只是暑假,平時學習不忙的時候也可以來工作,因為百貨公司老闆覺得大衛是個誠實的人、尤其是個慎獨的人,清理倉庫絕對信得過。
大衛幹活非常賣力,老闆很欣賞他、也很同情他。老闆給了大衛雙倍的工資。

領到薪水後,大衛把錢都寄給了母親,因為大衛此時已經得到消息,他獲得了下一學期的獎學金。
一個月後,錢又寄回大衛。母親在信中說:「你父親的病有些好轉了,我也找了份工作,能夠維持生計。你要好好學習,別餓了肚子。」

看完來信,大衛又掉下了眼淚。大衛知道,父母就是忍饑挨餓,也不會反過來向需要資助的大衛要錢的。
每每想到這些,大衛就淚水直流,心瀾難平。

一年後,大衛順利完成了學業。畢業後,大衛開了一家公司,第一年,大衛就創利10萬美金。
大衛時刻不忘公用電話的事。他寫信給電話公司:「讓我終生難忘的事情是,貴公司把意外的『9美元50美分』資助了我。
這一善舉,讓我避免成為輟學青年,走向極端貧困,同時也給了我無窮的力量,激勵我時刻不忘拚搏。
現在我有錢了,我想回贈貴公司1萬美元,略表我的心意。」
電話公司老闆比爾隨即回覆了一封熱情洋溢的信:「祝賀你學有所成,事業發達。
我們認為,那些錢是我們花得最值得的一筆。
這倒不是指9美元50美分換回了1萬美元,而是說那些錢讓一個人懂得了這樣一個人生至理箴言:在最困難的時候,一不要忘了希望就在眼前;二不要忘了堅守正直品性。」

20多年過去了,大衛怎樣了?
在美國芝加哥市,有一幢豪華大樓,它的外形就像一個公用電話亭,這就是ADDC公司的辦公大樓。
ADDC公司的開創者、現任總裁,便是大衛。大衛,同時是菲力慈善基金會的最大捐獻者之一。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