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印名片

孔子收到美國「世界漢學國際研討會」的請柬,邀他在開幕典禮後作專題演講。孔 子十分高興,準備先去印一盒名片。

文具店老闆見聖人來了,異常恭敬,問清楚名片要中英文對照,就對孔子說:「英 文的一面,不知該怎麼稱呼?」

「不是有現成的 Confucius 嗎?」孔子反問。
「那是外國人對您老的尊稱,把『孔夫子』拉丁化的說法。」
老闆笑笑說:「您老不好意思自稱『孔夫子』吧?」
「那倒是的。」 孔子想到自己平常鼓吹謙虛之道,不禁沉吟起來。
「那,該怎麼印呢?」

「杜甫昨天也來過,」老闆說。
「哦,他的名字怎麼印的?」孔子問。

「杜先生本來要印Tu Fu,」老闆說,「我一聽表示不好,太像『豆腐』了。」
杜先生說,「那就倒過來,叫Fu Tu好了。」
我說,「那更不行,簡直像『糊塗』!」
「那怎麼辦?」孔子問。

「後來我就對詩聖說:
『您老不是字子美嗎?子美,子美……有了!』
杜甫說:『怎麼有了?』
我說:『杜子美,就叫 Jimmy Tu 吧!』」

孔子笑起來,叫一聲「妙!」

「其實韓愈也來過,」老闆又說。
「真的呀?」孔子更好奇了。
「他就印 Han Yu吧?」
「本來他要這樣的,」 老闆說。
「我一聽又說不行,太像Hang you了。
韓老說,那『倒過來呢?』
我說,「You hang?那也不行。
不是『吊死你』就是『你去上吊吧』,太不雅了!」
「那後來呢?」孔子問。
「後來呀,」老闆得意洋洋,「還是我想到韓老的故鄉,對他說:
『您老不是韓昌黎嗎?』他說『是呀』,我說就印 Charlie Han 好了!」

「太好了,太好了!」孔子笑罷,又皺起眉頭說,
「他們都解決了,可是我到底怎麼印呢?」
老闆想了一下,叫道,「有了!」
「怎麼樣?」 孔子問。

「您老不是字仲尼嗎?」老闆笑道。
「對呀,」孔子滿臉期待。
老闆大聲道「而且還曾週遊列國,那就印 Johnny Walker 好了!」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