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言密語

老公火速將女兒抱過來,陪笑說:「對不起,我一心只想到自己的老婆,差點忘了別人的老婆。」
我聽了忍俊不住…

我和老公是經由相親認識的,不到三個月就訂婚,再三個月我們結婚了。親朋好友還來不及搞清楚老公長得圓還是扁時,我已成了謝太太了。

我口水濡濕枕頭說我就像小貝比
那年我二十六歲,很擔心自己嫁不出去;而他,因工作繁忙,想儘快搞定終身大事,我們都不想「浪費」時間在談情說愛上,就「一拍即合」
結婚去!誰怕誰呀!
從小被長輩視為「在姊妹當中最醜、脾氣最壞」的我,結婚後,在老公的讚美聲中逐漸蛻變。早晨醒來,他發現我的枕頭濡濕了一片,就說:「好可愛喔,像小貝比一樣,還會流口水呢。」

當我洗衣服,不小心把他上班穿的白襯衫染成粉紅色,他說:「看起來好性感哪。」

炒菜忘了加鹽巴,他說:「少鹽少油多長壽啊。」我剛學著幫他理頭髮時,總讓他的頭頂東禿一塊西禿一塊,他仍然一副不在意的樣子去上班。

第一次參加老公公司舉辦的旅遊活動,遊覽車開到梨山時,我已暈得七葷八素、奄奄一息,老公卻興致勃勃的忙著取景為我照相。我有氣沒力的蹲在路邊,早已無心欣賞美景,老公突然大喊:「老婆,快來!快來!妳看這些粉紅色的蘋果,和妳的臉蛋多麼相襯啊 ,我幫你們照一張。」
頓時,周遭的人大笑,我原本蒼白的臉,瞬間紅得可媲美蘋果。

我皮膚長魚鱗癬說我小手真細嫩
老公常一語驚人,有一次當著娘家媽媽和眾姊妹的面說:「珍珍的皮膚愈來愈美了,就像『芙蓉豆腐』一樣光滑。」
正在喝湯的媽媽聽了,差點一口噴出,妹妹更笑得無法繼續吃飯。
誰都知道,我的皮膚有輕微的魚鱗癬,一年四季都在脫屑,粗糙的手指像梅乾菜一般枯皺乾癟,然而老公對這樣異於常人的「玉手」,不但經常握著,還放到臉上摩挲,一邊讚嘆:「多麼柔軟細嫩的小手啊。」
難怪妹妹說:「姊夫真是典型的『眼皮被牛屎糊住』的人。」
連久未見面的親友聚會時,媽媽介紹我們四姊妹,長輩看到小妹時總是說:「哦,最小的這個最漂亮。」老公在旁插嘴:「您弄錯了,最漂亮的已經被我娶走了。」小妹抗議:「姊夫睜眼說瞎話的功力,誰也比不上啦。」
孩子小的時候,我們的生活平淡而單純,最大樂趣是上街壓馬路。那時,老公一手牽著女兒,另一手牽著我橫越馬路。由於人潮洶湧,老公緊緊攬住我的肩膀走過去。「咦,小貝呢?」回頭一看,女兒還站在對街,一臉茫然的望著我們。
我登時勃然大怒,狠狠瞪著老公。老公火速將女兒抱過來,陪笑說:「對不起,我一心只想到自己的老婆,差點忘了別人的老婆。」
我聽了忍俊不住的笑出來,女兒才五歲,怎能稱為「別人的老婆」?

細火慢燉好滋味 甜蜜婚姻已20年
有一次全家到郊外踏青,看見路旁一叢美人蕉,我說:「小時候我最喜歡吃它的花心了。」老公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難怪妳會變成大美人,原來是吃美人蕉長大的呀。」
在漫長婚姻生活中,甜言蜜語只能當作點綴,偶爾給一成不變的日子爆些小火花;老公對我的好,並不光靠一張嘴,他的體貼表現在實際行動上。每逢冬天,我的手腳總是冰冷,睡覺前,老公一定搶先跳上床,把我的位置躺暖了,才叫我窩進去,又用他熱呼呼的大腿夾住我的雙腳,得意的說:「我們家根本不必買烘被機,我就是妳超大型的烘被機了。」媽媽知道了,取笑他:「古時候有二十四孝,你這是第幾孝呀?」

在老公的寬容與甜言蜜語中,我慢慢改變了我的壞脾氣,走路也不再彎腰駝背,而是如空姐般閃現自信的光采。

今天早上,老公上班之前,在門口玄關與我擁抱,輕聲說:「為什麼我總是如此迷戀著妳?」啊!我才想問老公:「為什麼結婚二十年了,你的甜言蜜語還是說不完?」
婚前,我們沒時間好好談戀愛;婚後,我們用一輩子的時間,細火慢燉這婚姻的滋味,愈陳愈香。

【2007/01/10 聯合報】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