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 Pike

Rob Pike, AT&T Bell Lab前Member of Technical Staff ,現在google研究操作系統 。羅伯伯是Unix的先驅,是貝爾實驗室最早和Ken Thompson以及Dennis M. Ritche開發 Unix的猛人,UTF-8的設計人。他還在美國DavidLetterman的晚間節目上露了一小臉,一臉憨厚地幫一胖子吹牛搞怪。讓偶佩服不已的是,羅伯伯還是1980年奧運會射箭的銀牌得主。他還是個頗為厲害的業餘天文學家,設計的珈瑪射線望遠鏡差點被NASA用在航天 飛機上。他還是兩本經典,TheUnix Programming Environment 和 The Practice of Programming 的作者之一。如果初學者想在編程方面精益求精,實在該好好讀讀這兩本書。它們都有中文版的說。羅伯伯還寫出了Unix下第一個基於位圖的窗口系統,並且是著名 的blit 終端的作者。當然了,羅伯伯還是號稱銳意革新的操作系統,Plan9,的主要作者。可惜的是,Plan9並沒有引起多少人的意。羅伯伯一怒之下,寫出了振聾發聵的雄文 Systems Software Research is Irrelevant,痛斥當下系統開發的不思進取固步自封的弊病。雖然這篇文章是羅伯伯含忿出手,頗有偏激之詞,但確實道出了系統開發的無奈:開發週期越來越長,代價越來越大,用戶被統一到少數幾個系統上,結果越來越多的活 動是測量和修補,而真正的革新越來越少。

就在羅伯伯鬱悶之極的時候,google登門求賢來樂。如果說現在還有一家大眾公司在不遺餘力地把系統開發推向極致的話,也就是google樂。隨便看看google的成果就知道了。具 有超強容錯和負載平衡能力的分佈式文件系統GFS (現在能夠用100,000台廉價PC搭起一個 巨型分佈系統,並且高效便宜地進行管理的系統也不多哈),大規模機器學習系統(拼寫檢
查,廣告匹配,拼音搜尋。。。哪個都很牛的說),更不用說處理海量並行計算的各式 google服務了。Rob在System Software Research is Irrelevant裡蕭瑟地說現在沒有人再關心系統研究的前沿成果了。想不到他錯了,應為google關心。google網絡了大批功成 總是試圖吸取系統研究的最新成果。想必Rob Pike在google很幸福。願他做出更棒的系統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